首页 > 资讯 > 交通 办公室浪荡女秘h文|上课控制老师的H小说 > 正文
办公室浪荡女秘h文|上课控制老师的H小说
2020-07-15 10:05:35来源: 作者:

 

 我还以为自己不小心走错了片场,想到这妞上次黑我,意识到上当了,急忙就想转身出来。那一刻我想到的是,这屋里是不是藏着李尚坤的人?hPZ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    
     或者说,李尚坤是不是藏在附近,等我进门之后,来一个瓮中捉鳖?
    
     “李哥,这么胆小干什么?”殷雪红见我想走,娇滴滴的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见她身子扭动,绑在胸口的绳子滑落到两沟之间,把一对雪白的高耸勒得更加突兀,恍惚觉得,那对雪山一样的高耸,随时会飞起来,飞到我的脸上。我不由感到一种窒息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咬牙道:“别忘了,你的果照还在我手上,你他娘的敢阴我,信不信我明天就把照片发到你们学校网上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跪在地上,楚楚可怜的看着我,满脸委屈的道:“李哥,人家知道错啦。都是李尚坤逼我的,我也没有办法啊。再说,我不是让吴月通知你逃跑了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楞了一下,道:“是你让吴月通知我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笑嘻嘻的道:“当然呀。这样一来,我即完成了李尚坤交代的任务,你又没受损伤,不是两全其美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想不到这妞表面看起来清纯的人畜无害,原来却有这样的心机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生气,毕竟被她玩了,自己还蒙在鼓里。所以脸色还是有些阴沉。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见了,跪着走了几步,楚楚可怜的道:“好了李哥,你就不要生人家的气了嘛,毕竟人家也是没办法啊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要不说女人是祸水呢,被这妞一撒娇,我的心就软了下来,当然,看着她此时的样子,某些地方,却开始充了血,硬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不能就这么饶了她,不然这妞还以为我脾气好呢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算了,我也不跟你计较。说吧,借我的钱,还有利息,什么时候还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嘟着嘴看着我,一脸无辜的道:“瞧瞧,还是生人家的气嘛。我都这样了,李哥就不心疼一下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。不得不说,这妞生得童颜巨胸,皮肤白的像瓷娃娃一样,此时又是噘嘴,又是撒娇,还真让我受不了!
    
     更重要的是,她穿着情趣的衣服,反剪双手,身上还绑着绳子!
    
     这特么活脱脱的就是让人喷血的SM啊!
    
     我没有喷血,但是大量的血液,都源源不断的补充到了前线,高炮把裤子顶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自然看见了我支起的炮架,笑嘻嘻的道:“李哥,这次我准备了大号的安全雨衣,不用出去买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咽了口唾沫,有些干涩的道: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用一种楚楚可怜的神态看着我,娇声道:“小妹知道错了。”说着用牙咬着,把床之上的单子拉开,下面有一条红色的小马尾鞭,然后看着我,非常卡哇伊的道:“人家要负荆请罪,请李哥用鞭子抽我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擦!
    
     这妞还好这口!
    
     看看鞭子,再看看她被困缚的身子,我心潮激荡,拿起了鞭子。她像个小羊一样,楚楚可怜的看着我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挥起鞭子,用了点力气,抽在她身上,审问道:“你这个贱货,还敢骗老子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像被抽了鞭子的小羊一样,扭动着,发出撩人心弦的声音,说:“不敢了,请李哥饶了我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抽了几下,然后绕到后面,把她手里抓着的绳头拉起来,这次是真的把她绑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啊李哥,李哥,请你饶了我吧,轻一点,人家好痛啊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发出畅快的祈求声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抽了几下,觉得血都冲到脑门了,扔掉小鞭子,一把拉开裤子,用手握着大鞭在她白呀嫩的脸上拍打着。殷雪红小巧的嘴乱张着,啊啊乱叫,表情无比销迷丢魂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再也忍不住,抓着她的头发,把她的头抬起来,把大鞭塞进了她的小巧的嘴里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想起吴月第一次给我发殷雪红的果照,我自撸的时候,喷在照片上她的嘴里。忍不住抓着她的头发,狠狠的抽着鞭,殷雪红呜呜叫着,最终小巧的嘴和瓷娃娃一样的脸上,都被喷满了奶浆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之后,我解开了殷雪红身上的绳子。她像个小猫一样缩在我怀里,一脸崇拜的道:“李哥,你太厉害了,我要是早点遇见你就好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发泄之后,我没那么冲动,脑子也清醒下来了。说:“别给我灌迷魂汤,是不是不想还钱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笑嘻嘻的道:“李哥,我都被你这样了,你就再宽限我一个月呗!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没好气的道:“刚才只是惩罚你上次出卖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手在我身上摸呀弄着,道:“那李哥你可以的话,我再抵利息一次……人家还空虚呢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用手指摸着她的小巧的嘴,伸进去,搅动着滑滑呀嫩嫩的小巧舌头,道:“用你这个,就可以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顺从的俯下了身。用手扶着有些软的大香肠,先是伸出舌头,在上面舔呀舐呀着,见硬了起来,又张开紧呀窄呀湿呀润的小巧嘴轻轻含了住我,用力吞吐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看着她吞吐的时候,胸前的一对大雪兔晃动,实在动人心魄,忍不住血脉贲张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的大弟弟已然化身,成为了坚硬的金箍棒,渴望进入更深邃的苍穹宇宙中去驰骋。我忍不住道:“大弟弟想你的小妹妹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看了我一眼,然后把嘴拿开,她跨着骑在我身上,一手扶着我的腹肌,一手扶着金箍棒,对着她迷人的桃源洞,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咝……”紧呀窄的小口被巨物顶着,她蹙着眉,发出惹人爱怜的痛苦表情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就那样躺着,让她来操作。
    
     她扭着蛮腰,自己研磨了好久,才让我的金箍棒慢慢滑了进去。那种被火热的蜜之树洞紧紧包裹的感觉,让我的金箍棒都快要爆炸了。于是我又大开大合的操练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第二次总是持久。一场酣畅淋漓的操练,我和殷雪红都出了一身的汗。当我最终猛烈的冲上巅峰的时候,她张着嘴,良久都发不出声音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场风暴过去,殷雪红已像个温顺的小羊一样,伏在我的怀里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心满意足,搂着她滑腻的身子,问道:“我有个疑问。你们这些学生,怎么老是要借钱呢?生活费不够花吗?”hPZ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第6章:校花借钱

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撇了撇嘴,无所谓的道:“你不要以为学生就不花钱,学生才是最花钱的群体。对了李哥,为了报答你,我以后多介绍几个客户给你怎么样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有些犹豫,一方面有李尚坤这个拦路虎,我至今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;另一方面,也确实没那么多闲钱,迄今为止,放出的两笔贷款,一笔给殷雪红,一笔给吴月,虽说利息很客观,但特么一分钱还没回笼啊。
    
     净特么收到一些用身体抵偿的利息!
    
     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啊。
    
     见我犹豫,殷雪红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,狡黠的道:“李哥先不要拒绝,我给你看看这个客户。你要能抵挡住她的魅力,我算服你。而且你如果放贷给她,一定能赚一笔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什么人啊?”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拿出手机,翻出一张照片,神秘的道:“怎么样?校花,够漂亮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 看见照片上的女生,我承认,那一刻,真的有点心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韩佳莹的样子。照片上,她穿着紧身牛仔裤,上衣是一件白色的T恤,露出一抹雪白的肚皮。戴着墨镜,倚在一处充满古意的木质廊桥上,背景是一片碧绿湖水,和两座巍峨的青山。
    
     真的很漂亮。虽然带着墨镜,但是如玉一样白呀皙的鹅蛋脸,简直吹呀弹可破。白色体恤被一对兔子高高的顶起来,紧身牛仔裤包裹的一双长的腿,又秀又直,让人看了,就忍不住想抓在手里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故作无所谓的道:“这谁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神秘一笑,小手在我大弟弟上抓了一下,道:“校花韩佳莹。怎么样,不要告诉我,你没心动……你大弟弟已经动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笑了笑,道:“她也想贷款吗?看着不像缺钱的样子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 确实,仅从照片上,我不仅看出韩佳莹穿着不凡,应该都是名牌,而且还感受到一种富养的气质,那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能有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撇了撇嘴,道:“李哥,看来你还是不懂行情啊。你以为贷款的,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吗?错,穷人家的孩子才不贷款呢,她们没花钱的习惯。而且贷了款,她们也还不起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楞了一下,道:“你的意思,贷款的都是有钱人家的闺女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笑道:“不能说都很有钱吧,但至少家境都还可以的,算是中间档吧。只有这样,才能随便编造借口,跟家里要钱,偿还贷款啊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苦笑道:“还是你们富人家的孩子会玩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咬了我一口,像个小狐狸一样笑道:“我和吴月也都算是一般的家庭,比较起来,这个韩大校花,才是真正的富家女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道:“看出来了。这样的富家小姐,也要借高利贷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“切”了一声,道:“谁没个急用钱的时候啊。怎么样李哥,你是不是心动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确实有些心动。
    
     因为我想到如果借钱给韩佳莹,按照规矩,她是不是也要发果照给我?想到可以看见韩佳莹衣服里面的样子,心里边有些猫抓一样的感觉。笑道:“看看吧。你可以把我微信推荐给她,让她找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瞟了我一眼,一副“我就知道”的样子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不过李哥,”殷雪红忽然又看着我,担心的道:“你千万不要透露,我给你介绍客户的事情啊,让李尚坤知道了,会弄死我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抚摸着她胸前的雪白大器,笑道:“他不是三寸丁吗?不到十厘米的凶器,也能弄死你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咯的笑了,在我怀里拱着,说李哥你好坏啊。
    
     被这妞一拱,想起韩佳莹,我忍不住又有了反应。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察觉到了我的反应,用手摸索着,看着我,说:“李哥,还要收利息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瞪了她一眼,说:“老子要收钱!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这次倒是挺正经,点了点头,道:“放心吧,下个星期我生日,到时候会有钱还你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从旅馆离开的时候,殷雪红忽然又看着我,神秘兮兮的道:“李哥,你亲呀亲我,我再告诉你个秘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笑了笑,这妞鬼心思还真多。不过看着她瓷娃娃一样的脸蛋,不亲白不亲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在殷雪红的脸上咬了一口,然后她踮起脚尖,在我耳边说:“北大学城这一片,有两个老大,叫做西王东霸,西王就是芙蓉小巷的贾大庆,李尚坤是他小弟;东王是酒吧一条街的东哥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楞了一下,道:“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郑重的道:“我听说,西王和东霸,是冤家对头,所以如果你想对付李尚坤的话,不妨找酒吧一条街的东哥试试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道:“你让我找个后台?”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用手在我下面抓了一下,笑道:“李哥,靠这里是打不赢李尚坤的哦。”说完像个小狐狸一样跑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陷入沉思。
    
     李尚坤是贾大庆的手下,贾大庆靠开KTV,称为西王。他的冤家对头,是酒吧一条街的老大东哥,称为东霸。如果我搭上了东哥这条线,就不用害怕李尚坤找麻烦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可我特么知道东哥是谁啊?我就是一个小小的酒水销售业务员,根本不了解这些行情啊。而且说实话,我也不想趟入社会混混这片浑水。
    
     所以我决定,不去考虑这些事情。李尚坤不是想找我麻烦吗?老子打不起还躲不起吗?小打小闹,能赚个外快更好,赚不着外快,至少落个艳福,像吴月和殷雪红这样的妞,不定期可以来个以身抵债,我也知足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当然,如果能把韩佳莹这个校花拿下的话,那就更完美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想到这里,我看了看微信。没有好友验证请求。
    
     殷雪红明明已经把我推荐给韩佳莹了,她既然急着用钱,为什么还没添加我呢?想起在殷雪红手机上看到的那张照片,我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,想看到韩佳莹的果照。
    
     真的想看一看,那白色T恤下面鼓鼓的地方,是怎么样的风景,还有牛仔裤下的腿,以及神秘而诱人的三角地带。
    
     接下来,我像神经病一样,一直心神不宁的看手机。十一点半了,还是没有好友请求。我心想,去她娘的吧,爱来不来。今天晚上,跟殷雪红这小浪婊折腾了那么久,我也累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,忽然手机“滴滴”两声,我急忙拿起来一看,一个好友请求进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昵称是一个“莹”字,头像是个虚化的背影,验证信息是:李哥?
    
     我知道是韩佳莹来了。平复一下心情,我点了验证通过。问她:“你是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我是雪红的同学,想跟你借点钱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殷雪红跟我说了。你想借多少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盯着手机,心里还有些忐忑,害怕她借的多,我拿不出来。因为我手上也就剩下三千块钱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谁知道韩佳莹竟然一直没有回信。我特么盯着手机,等到了快两点,都没有动静。hPZ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专题新闻
  •  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
  • 老师你,,蕾丝内裤,好紧|快点好爽,护士受不了
  • 粗长征服岳|乡村寡妇好紧好多水
  • 小寡妇好紧进去了好大|邻居寡妇水好多好紧
  • 小寡妇水真多好紧,农村寡妇的下面好多水好紧
  • 老师你下面紧浪水好多|寡妇肥大的黑森林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第1904074号  中山在线  粤ICP备09212016号

Copyright © 2018 Zhongshan Radio and TV All Rights Reserved.